写在2008年11月29日

除去2004年在深圳的三个月实习不算的话,2005年5月伊始,就是我开始走向工作岗位的日子,我曾经的老大就是在4月份参与了我的面试的人之一。这个话题的引发,来自一个颇熟的老同事给我看得他朋友记录其上司的一文。

那次的面试,我对其最大的记忆就是,没把公司的全称写下来,当场说是忘记了,要另外一个人写的。面试的地点不是公司总部,而是在驻外的基地里,面试官们都打扮得相当休闲。5月七天假后,我也加入了这个“休闲”队伍。队伍里直接喊领导为“老大”,一直喊到那一刻……其实,直到现在,我也没喊过他一次“经理”,总觉得别扭。

无论后来的事情怎样,老大都是领我步入工作岗位的人,这是一种缘分。老大很喜欢找我聊天,在05年的日子,我们说过很多的话;因为我算是这个项目这个岗位的“元老”,老大曾希望我能撑起这块天空。老大说,当初招我的时候,觉得我会国际象棋,逻辑推理能力应该是不错的,所以就招了我。也觉得我老实听话,而后面招进来的那个就显得难约束的多。其实那段日子,做的最多的事,就是玩游戏。在老大的“威压”下,我给WOW充值了,可我近游戏的时候,老大他们都已经60级。让我一个人升级,还是战士……苦啊!不过全身16格包,一堆的药和钱,还有3个60级的带我去第一个副本(名字忘记了),老大的60级法师还在哪里死了一次,糗了一番。

游戏之外,会去打乒乓球,老大是左右手通吃的,就算和其左手打我都不是对手。双手都强,应该很聪明吧,我想,要不怎么能做到“老大”的位置上呢?

05年下半年最后几个月,驻外伙食的财务事宜落到了我身上,相当于成了老大的秘书,接触的时间就更多了。(邪恶的看官们别想歪了)那时候有几分崇拜老大,教了我很多东西,他和我说过“不要把公司当家,人来人往是必然的”。后来,由于公司方面的事情,我们去了福州。伊始的日子,他常和我们几个女同胞一起逛街、一起吃饭(当然是他埋单)。那次爬福州鼓山,我后来体力不支,也是他和一个女同胞一起跟着我慢慢上去的。要不我可能就得落下一个人了……那时候觉得老大挺会照顾人的。即便后来我因感情陷入迷茫,荒废了工作,老大也一直容忍,希望我能走出困境。

一切直到06年下半年,一个人的介入后,团队在潜移默化中变化……我迟迟没有恢复的状态,终于让老大火了,直接向炒我,而被其他同事劝了下来。我继续低沉,完全不知道团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直到团队里最强的策划离职。我问老大,为何会这样,老大说,是他自己要走的,他不适应这里。这是我不相信的理由。后来一番番探究,才知道了部分事情。原来,要争权了。

在我和矛盾对立面吵了一架后,老大意味深长的和我说了一句话,我不知他指的是我还是他。但我知道,以我的资历,就算升不了官,也暂时不会有人动我。07年初,团队分崩离析;07年初的争权,那一方赢了;07年4月,走了1/3。我不得不用怀疑的眼光来看老大,就如在正式的升官任命前,老大对我说的那些话,诸如我是元老,发生什么事也应该能体谅,以后还有机会之类——让人感觉到很虚很虚。在最后一个不错的策划离职后,我就知道,下一个对象,就是我。没能让我离开公司,但让我离开了这个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团队的团队。在我走的时候,老大说,是他在上面领导那说了一些话,所以……我知道,老大,你是堂堂的项目经理,难道你一句话没有你手下的那个人的一句话威望大?只要你三个字“不能走”,我就不会离开;虽然我知道再待下去可能我也会辞职。

后来有人和我说,老大在会议上说,有离职的人说公司的坏话……我听着很凉,曾经那小小的崇拜,早就跌落到谷底。后来项目的进度,也不仅仅让我看到,到现在,是全公司都有所指吧。有人说,老大现在也很难,可能只是想保住饭碗而已。我想,那也赚了不少吧,项目这块的待遇是节节高啊;不过一旦失败,后果也是可见的。不知道老大现在是否会有一丝后悔,后悔当初所做的事。

开了项目的一年多里,我一直被人排挤;在公司的三年里,我没升一次官没涨一分钱。不过,我始终没有恨过老大,不知道为什么,火并不怎么往老大上烧。到底是我这不记仇的性格影响呢,还是那种过于体谅的个性呢?我也不得而知了。可能心底对老大,也有一丝愧疚,06年的时候,我的表现确实不怎样。

天之虹 在 2008-11-30 15:55:28 留下的唠叨:
呵呵,其实说归说,我对TQ还是感激更多的
如果不是他牵针引线,估计我要在这行里混多一两年美术才能变成策划
而面试入公司时直接建议我做策划
这的确造就了我事业上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
凡人活在世上,有多少人不会落得个功过参半的局面
真能保得一身清名的人不是活得很累么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观和希望的生存方式,TQ也不例外
我对他更多的还是尊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