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喜欢做梦,梦里总会有点奇怪的故事,甚至是下一个夜晚的续集,所以曾记录一二添凑成一个蹩脚的故事短文。这是发生在闲暇的读书期间的事,后来各种心结、忙碌、颠簸,把这一切都忘了,直至近期,听办公室一个女生说起,“今天做了一个梦,很有意思……不知道有没有人会把有意思的梦写下来,成为一个故事呢?”才让我想起,记录下近期2个梦,以为文资。

第一个:

在一个山崖上有个百层高楼,大楼中间延伸出一个飞机坪,前往飞机坪的通道是一个镂空的走廊(没错,从远处正对大楼看,楼中间偏上位置等于有个洞);这是一个神秘组织的总部,我和一些人不知怎么被带到了这里,将一次又一次被派去完成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而我们厌倦了这种没有自由随时可能丢命的生活,便商量了要逃跑……期间我还展示了下我有“chinaese gongfu”,可是居然在飞机坪上恐高……至于跑没跑成不知道。

第二个是由于近期红色电影太多:

不知怎么的穿越到了民国,1921年之前,认识了一个人,也得罪了一个组织,遭到了追杀;被追杀时候嫌麻烦又一次穿越,到了1921年之后的某年,在治安团宪兵团之类的伪军办公室看到了认识的那个人死亡的旧档案,而死亡时间刚好是自己穿越前,估计是因为他去救我而遭到——然后觉得务必要去救他,于是穿越回追杀那个时间点救人——接着切换到N年头,大上海,仰望一个刚开张的青楼,听说这个老板就是所救的那个人,而青楼的招牌是男扮女装……期待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