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明:原这篇小说是想归入《梦之梦系列》的,这个系列都是根据自己做梦所梦见故事进行的延伸。这篇只有开篇的小说,不知为何而搁浅,而搁浅后时至如今,也再也不记得当初想的是什么,能怎么续。在此放出,只是我自己对手稿的记录。因为手稿为铅笔写在作业本上,现纸张已经开始脆裂。

以下正文:

“小鱼儿,你的亲戚死了好多!”

安静的厅堂,被嬉笑声浑浊,粉红色衣服,遮住了鸟儿的实线。

“是谁说我的亲戚死了?”

粉红色的顽皮扑了上去。

“鱼儿姐姐,饶——饶了我吧!”沙发上嬉笑的乞求。

师傅刚转入厅堂,虽见惯此情景却老忍不住呵斥几句,“小鱼儿,鸟儿……”

“到!”沙发上两人应声起立,“如果你们有兰子那样能干,清茶那样文静,微风那样大肚,再加上点淑女和自己的特色……对不起,师傅,我们又抢了你的台词了。”

为师的无奈傻笑,“是不是还要接着说‘小鱼儿是小鱼儿,又不是师姐们,干嘛要和她们一样啊?’”

“哈哈,师傅,你啥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小鱼儿真是本性难移。

“吃一堑,长一智,师傅也被小鱼儿害得聪明了一丁点。”

“哦,师傅今天这么高兴,是不是想给小鱼儿送生日礼物啊?”鸟儿也插上一句。

“当然,不过师傅我还没想好准备什么礼物,小鱼儿你想收到怎样的呢?”

“嘻,师傅进陷进了。”小鱼儿窃喜,却故作思索道,“地球都被星际联合会完全封锁了,想去那儿玩是没可能的,而正在开发的海王星和冥王星嘛,倒是可以去转转,看看将被科技居包围前的样子,好像也挺有意思的,是不是啊?师傅?”

最后一句突然问话把正在后悔说错话的师傅虚惊一下,倒弄得她慌乱了:“哦,哦,哦,挺好,挺好!”

“那就是说,师傅你答应了?”鸟儿在一旁配合着。

“啊?什么?你们在说什么?我又答应了什么?”再后悔也晚了,只要被她俩抓到把柄,赖上了,比粘合剂还难对付。

“师傅不用装傻了,快准备冥王星之行吧!”

唉,这两人,比什么都滑头,这一溜,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倒听:“什么冥王星之行啊?师傅……”一双手在眼前晃晃,头却扭向另一边“兰子,怎么还没饭吃啊?肚子饿了,真是磨蹭!”

“微风,你看看你自己什么样子?头发比鸟窝还乱,上衣扣子又扣错了,牛仔裤怎么都揉的比纸团还皱?”师傅正愁窘气没处发,一堆子全倒到了微风身上了。

小鱼儿从门后探个脑袋,啧道:“三师姐,怎么导火线的事全让你给做了呢?”

“去,去,去,小鱼儿,反正每次都是你埋得地雷。”微风嘴巴一嘟,帮兰子准备晚餐去了。

“唉!”瞧小鱼儿啥时候良心发现,“既然知道似乎地雷,为何还要踩呢?——师傅,什么时候出发啊?”瞄见想开溜的师傅,咋能就这样放跑。未待回答,先听到兰子朴实的声音。

“师傅、师姐、师妹们,开餐了。”

师傅赶紧接上,“小鱼儿,吃饭咯。”

“鱼儿姐姐,吃完饭,师傅就会把事忘了的。”鸟儿咬着耳朵说话。

“嗯,我知道,鸟儿你大可放心,除了我,谁都不会成为漏网之鱼。”

粉红色的身影移到了桌前,“咳咳,在晚餐前,请先允许我向大家宣布一件让人兴奋的事,就是——师傅为了庆祝我的生日,计划了过两天的冥王星之旅,飞船的票已经买好了,在此,我谢谢师傅,也衷心祝愿此行大家都玩的愉快。”

在这句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已有人差点喷了一桌子饭。

“我啥时候买票了啊?”

“我知道,师傅你想给我个惊喜,可刚才你不小心,把票弄掉了,恰好被鸟儿捡到,所以……谢谢师傅!”哟,小鱼儿还毫不客气的亲了师傅一口。

一切先斩后奏,连高帽、台阶都准备好了,师傅只得傻笑:自从小鱼儿来到了孤灵居,这儿就不再有“安宁”日子,而小鱼儿在此熟络后,便专以微风和自己为整蛊对象,还“拐骗”了小鸟儿做“帮凶”,照话是“二对二”,公平合理。

但毕竟,小鱼儿还是很可爱的,关心体贴,又聪明过人;孤灵居的外交事务都是她“背后主使”。哈哈,她与二十世纪古龙笔下的江小鱼可不一样,最大的不同是,我们的主角是个女孩子。

废话少说,启程……

-----

“为什么所有的星球基地都按照地球的样子设计呢?”

鸟儿眨着眼,看看逐渐缩小的火星,又看看大家。

“地球是人类的发源地,当我们因为环境污染不得不搬出地球时,科学家便得准备模拟地球生态平衡的环境给我们居住,否则,人类只有灭亡。”师傅的回答。

“那就是说,人类因为科技的不合理应用毁了自己古老家园,又因为科技的发展让自己在没有空气和水的星球上存活了下来。”小鱼儿插嘴道。

没有人会不认同这句话,人类共同的责任,让地球起死回生。

“铛……噔……”清雅的音韵,是古筝,伤感的人们转移了视线:满盘珠玉细撒其间,宛如山涧滴水,碧林鸟香,有《琵琶行》:闻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

“各厢各房悄无言,唯见舱心鳅鱼白。在下小鱼儿,幸闻此琴声,真乃此行之乐事。”音乐刚止,小鱼儿便来搭话。

“哦,在下燕翔飞,此乃栾弟燕翔飘,在此偶揍一曲,不想得姑娘称赞,惭愧,惭愧。”兄弟两人起身抱拳。

“鱼儿姐姐,我找得你好惨啊!”打量下从人群中穿出的这位女孩娇小的身子,清爽的短发,每一寸肌肤都透着玲珑,有着林黛玉的柔却无她之弱,影子的跃动,印证了她不是那么容易被欺负,只是眉间点没消的稚气,可爱之极。

“鸟儿,来,我帮你介绍,介绍,”哟,那语气,仿然与这两兄弟已熟得不得了;待两人站在一起,再细比较:小鱼儿高出半头有多,显露出优雅般顽皮,两人就象形影不离的孖生姊妹,永远灵犀想通。

翔飞碰醒一旁呆着的弟弟,真怕继续失礼。

“如若不弃,今晚餐厅见。”

哇,够干爽,一个抱拳,拾琴而去。

——去吗?

——不去吗?

——去,真不给人面子啊?

-----

——我刚才没失礼吧?

——呆在那儿,还好说,在女孩子面前哦。

——你说她俩会去吗?

——会的……

这是翔飘精心设计的一间房,四面墙是游动的山水,人如坐在舟中,一桌一椅都是两千年前游船上的样式,那古筝也置于舟尾,正待人来轻抚。

(多嘴几句,在这个年代,装修这疙瘩事,只要把构思编程输入电脑,十分钟左右,电脑就会帮你弄好一切。)

汤,荡漾着油纹,船是晃动着的,人也是晃动着的,是随着音乐在晃动啊。

“翔飘还真怕你俩不会来,”翔飞喝口汤,“我没有给你们拒绝的机会,料想你们不会不来。”

“哈哈,小鱼儿我最大的毛病就是好奇,想着你们将会如何招待,竟连古装都准备了,长袖翩翩,可惜我不是什么公主格格之类。”

翔飘一口汤呛下,“咳咳,小鱼儿,你不是和公主一样没名字吗?”

“哎,别弄错了,公主是有名字的,只是不准人随便叫,可别冤枉我鱼儿姐,”鸟儿可真会护人,可这一话岂不让小鱼儿更没身份?

“那也怪不得他,谁叫我们爱往孤灵居跑,把父母丢了,又不跟师傅姓,也就算有名无姓之辈咯。”鱼儿故作拮须状,笑中的无限伤感还是不由表露。

“哎呀,那干脆跟我姓好了,叫‘燕小鱼’。”翔飘痴痴傻笑。

“怎能要小鱼儿姑娘和我们一个姓呢?”翔飞搭救,“怎么说,她还是有她的姓,只是不知道罢了。”

“名字也只是一种代号,虚无的东西嘛。怎能让这几千年历史的老掉牙的东西箍住自己呢?”小鱼儿微一转头挤去那点泪晶,借故一跳,到了“舟尾”琴边:

“沧海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

千年又千年的英雄豪气,在小鱼儿的弹奏下再传千古绝唱……

(下面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