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没上线,今早看到360和QQ之争已到白热化地段,忽然想起,以前我写的那篇《我是流氓我怕谁?》(2007年1月6日),发现不在这里,顺道自转下,再废话两句:

这次的360和QQ之争好像是因为360说QQ窥探了用户隐私,而有网友说:“360在窥探用户隐私的时候无意发现QQ也在窥探”。360推出的QQ保镖,无疑是一个极为厉害的导火线,把QQ和360之争推上白热化的顶峰,让QQ下了“有我没它,有它没我”的决心。小企鹅发飙:“两者只能存其一,就让用户来决定我们的胜负吧!”

何昕说:“流氓挑衅、骚扰惯了,这次终于撞上恶霸了,闷声不向一板砖过来,流氓大叫‘杀人了,杀人了!’”

有人问我卸了360没?我笑!2007年初我写了那文字,就注定了不会用360;因为在我眼里,它不能用,别说安全与否、流氓与否,频繁提示,烦都烦死。想电脑安全用小红伞(下载 free-av.com)杀软,想浏览器安全用chrome,想安静聊天用gtalk(你说MSN?那东西我巴不得把它卸载了,还卸不掉!它可没给卸载MSN的exe文件)。

有同事说,用MSN吧;我说,那你把QQ卸载了吧——昨天新来的boss才加了诸位的QQ,谁敢不上?嗯,明白的人都知道,360会输的。360使用是个人问题,QQ使用是社会问题——360可以自己不想用就不用,QQ不是自己不想用就不用的;更别说庞大的QQ粉丝群了。

这次纷争,倒是引起一个新的短期盈利:如何让360和QQ共存?顿时一夜间,无数的方法蹦了出来,这个关键词应该不错。反正,这次的斗争不太影响我,我也不用卸载啥,也不用安装啥,纯属围观,继续围观。

昨晚(2007年1月的某天)在央视新闻频道的《新闻调查》节目里看到这么个话题“*反流氓软件*”(没办法,昨晚的具体标题记不住了,而央视网站烂到极点的N多页面无法正常打开……只能用通配符暂表了)。调查中,央视记者采访了雅虎、中搜、奇虎、金山、江民、反流氓软件联盟、中国互联网协会等公司/团体的关键人物(为啥会漏了CNNIC?这个貌似是XX头子哦);而面对全国观众,相关人士表态如下:

记者:(节目中不得不把肯定句改为疑问句)当前局面是流氓公司制定对流氓软件的定义;当前是犯罪嫌疑人在立法……

流氓企业总声调:我们是被逼的,大家都这么做,我们不做会亏的……

雅虎:我们以前做过,现在没做了。现在的雅虎绝对不流氓,广大网民都是喜爱它的。还有,那个什么奇虎的自己本来就是3721出身的,他XXX的凭什么来和我们作对!

中搜:我很冤。那么多大公司不找,为什么来找我。我们现在都改邪归正了(铃丹:为啥这个月我还不慎中了次贵站的划词搜索?)!

奇虎:就算我将功补过吧。现在各个流氓软件的矛头都是指向我的,我发起了了流氓软件3721,也发起了反流氓软件360,戏都给我唱了。各位流氓兄弟们,咱们团结一致共创流氓新戏曲!(其实这丫的是个大赢家,没流氓它就没生意)

金山、江民:我们一直在观望,但大家把流氓软件的定义定下来后,奇虎顶了风头后,我们就推出了流氓软件查找工具,当然,是否清理流氓的权利交给了用户。

反流氓软件联盟:总算成立公司了,可以赚点小钱了,这个名利双收也做得不容易啊。我很坦白,让大家去说吧。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今日的反流氓以后不仅仅还是反流氓,它会在互联网上做得更多,走得更远。(观望、继续观望ing)

网协:流氓软件就如一个疖子,当前还没成熟,不好处理。收了人家的钱,不好做啊!等那个什么了再说吧。

CINNC(反过来念):除了我之外,都不许耍流氓!(节目漏了它,铃丹不会忘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