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说我out,这东西真***不便宜,2004年我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计算着自己1000元的实习费用,在看了它N眼后选择了怅然离开……这么几年来,虽然有无数次和它有过擦肩而过,都没在停留。而在昨晚,我决定留下来,因为要在天河城等人,估计要等半小时……

好吧,就以28元的价格租个座位吧,这是最便宜的了。

拿着雪糕做下,忽然有种自己也成为“高级白领”的虚荣感,咳咳,淡定。

刚坐下不久,在我右边位置上,来了两个看起来很成熟的帅哥,因为问位置有没有人而搭讪起来,原来是飞来飞去的出差人士,非常幽默。这让我本来只能用手机看小说的等待时光有了些乐趣,别看这些起来挺有钱人,也还是和我一样第一次吃哈根达斯呢。一边听他们聊天,偶尔插上几句,感觉相当好;还听到这么个真事:

“某人到某酒吧,觉得饿了,叫来侍应,问‘来份水饺’;侍应记下单,没吱声,就走了。不一会来,侍应拿来一杯水(或某种液体),并拿着棍子不断搅拌。侍应把杯子放桌上说,‘您好,这是您要的水搅;可以再搅拌下,味道会更好的。’”

好吧,就这样,我花了半小时,总算吃完了这一个单球冰淇淋,除了野梅的味道有些象酸奶外,没感觉到啥特别。在我再度拿起手机准备看书的时候,朋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