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冬如花

点题:下面的短文源自游戏《无冬之夜》,里面提到的《无冬莎》已经成“太监”,不能再续。大概2007年左右的文,从wps云文档中翻出,发出以纪念。

----------

首先要抱歉,我盗版了比较潮流的名字“如花”,其实也不是我想的,只是因为我是头上插了一朵花的半兽人。我的出现,大大影响了《无冬莎》的写作进度,但也给其提供了更多的写作素材:反面角色的故事。我的照片和恶劣事迹如下:

在西港的那次战斗中我就杀掉了两个身负重伤的家伙,在那么紧张的时候,难道还要为他们忙碌吗?耽误的时间可能会让更多的人成为重伤者。与其痛苦的活着还不如痛快的结束。离开西港后,遇到凯尔格,刚开始可谓之一拍即合;一路除了清理路障外,还会偶而多些趣事。

走过洛克堡,多了涅西卡女士和艾兰妮女士,也开始频频出现矛盾。我肯定矛盾的起因不在我,要不为什么之前什么都好好的呢?比如高崖那些满嘴口臭的水手们,如果不教训一下他们又怎么可以维护到女士们的名誉?可艾兰妮不高兴,她习惯忍着,可是我不习惯。蜥蜴人洞穴面对着海,风景很不错;喜欢对自己的敌人仁慈的人是看不到这个风景,忽然奇怪游戏设定怎么会把这样的风景对坏人独享?殊不知坏人在这里截图并不会很好看,就只能送上一角。

到沉没酒馆后,我选择加入黑社会,这样会比加入城市巡守队更自由和更刺激:勒索哈根的保护费;腐败巡守队的人心;烧了巡守队的岗哨;帮艾克斯走私武器;杀了卧底……艾克斯是个比较自恋的家伙,自己家里还挂着自己的裸照——用得着吗?自己脱光了照镜子不就是了。另外,我还杀死了在无冬城里的一只狼;这事让艾兰妮五天没有理我。我就纳闷了,废得着发那么大火吗?明知道我是野蛮人,直来直往,想啥做啥的,有什么冲动行为,就不能多谅解一些?我天天在你们的矛盾圈子里做中间人,如果一点唧歪我就生气的话还不被气死?

要想政府不腐败还真是难事:可怜的无冬城主,我拿着你手下官员伪造的议会公文接走了深水城特使,让人家狠狠的欠了坏人们的人情;不过从城主你那跑出来的那个卡沙维没点幽默感,我仅是开个玩笑又不是真动手他都要生气;话说回来,这么老实的人居然也会从你那里跑出来,是不是你也要检讨一下?也亏得艾克斯不希望更多的人来瓜分无冬这块蛋糕,要我去处理了路斯坎人和吉洋吉斯人,还不知道你的城市会乱成怎样。还害我背负谋杀安柏的罪名——我虽然很坏,但还没坏到连猫都不放过;我最多也就是个放走小恶魔……

慢慢跟随我的人越来越多,让我颇有些成就感,还有人和我说听到毕晓普和卡莎维的对话——他们俩从来都没有互相信任过——而毕说卡是“大半时间都不知道自己对女性有啥感觉的圣武士”,希望卡萨维没有爱上我,那样我会受不了的。对于毕晓普,爱不爱随他了,虽然我们是同一类人,但不等于可以在一起。

我最后栽在我的所作所为上……“你的动作已将你的阵营的10点转向邪恶/混乱”。

艾妮兰跟着她的奈汶长老走了;幸好还算够朋友,留下我给她的装备,没让我亏太多。毕晓普虽然在那次和洛尼的决斗前来看过我,说了些容易让人联想的话,但是在幽影攻下十字路要塞的大门的时候,还是头都没回的走了,还带走了我给他买的“黄金之心”(极品弓)。最后捏西卡和葵拉叛变了我——走了葵拉后,我深刻感觉到没有法师的日子是多么的难过:打败了黑伽流士,却打不赢一群幽影王。

那夜的温馨甜蜜没有发生在我身上,最后的荣耀也没有发生在我身上;失去了朋友也失去了人心,连狂暴都无法引发作用,我倒在最后那场应该是赢的战斗里,一切只能留给《无冬莎》。

查看全文 >>

梦之梦系列的杂话

鄙人喜欢做梦,梦里总会有点奇怪的故事,甚至是下一个夜晚的续集,所以曾记录一二添凑成一个蹩脚的故事短文。这是发生在闲暇的读书期间的事,后来各种心结、忙碌、颠簸,把这一切都忘了,直至近期,听办公室一个女生说起,“今天做了一个梦,很有意思……不知道有没有人会把有意思的梦写下来,成为一个故事呢?”才让我想起,记录下近期2个梦,以为文资。

第一个:

在一个山崖上有个百层高楼,大楼中间延伸出一个飞机坪,前往飞机坪的通道是一个镂空的走廊(没错,从远处正对大楼看,楼中间偏上位置等于有个洞);这是一个神秘组织的总部,我和一些人不知怎么被带到了这里,将一次又一次被派去完成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而我们厌倦了这种没有自由随时可能丢命的生活,便商量了要逃跑……期间我还展示了下我有“chinaese gongfu”,可是居然在飞机坪上恐高……至于跑没跑成不知道。

第二个是由于近期红色电影太多:

不知怎么的穿越到了民国,1921年之前,认识了一个人,也得罪了一个组织,遭到了追杀;被追杀时候嫌麻烦又一次穿越,到了1921年之后的某年,在治安团宪兵团之类的伪军办公室看到了认识的那个人死亡的旧档案,而死亡时间刚好是自己穿越前,估计是因为他去救我而遭到——然后觉得务必要去救他,于是穿越回追杀那个时间点救人——接着切换到N年头,大上海,仰望一个刚开张的青楼,听说这个老板就是所救的那个人,而青楼的招牌是男扮女装……期待出现

查看全文 >>

从化石门半日游

9点钟,在天河城南门,找到了导游MM的撑的高高地小公仔,等齐了人,起步发车。

image

image

(一开文说到导游就忍不住吐槽一下,这导游也当的太容易了:开门介绍磕磕巴巴的也就罢了,到了点就是说下“你们在这里自由活动,然后x点集合”,于是,我们漏了很多景点……)

晃荡2个小时,下车就迎来了吃饭,也好,吃饱了好有体力。

image

image

吃完出来才知道这家小店的名字,位于石门主要景区的分叉路上。路边的野花,被蜜蜂采了。

image

image

本来有一层厚厚的山雾,还是被中午的阳光挤开了一个口子,难得的景致却没有单反抓拍。

image

image

走过一段木桥,前方是洗手间……继续上车,前往左边的石门。

image

image

高山、流水、人家、腊肉!

image

image

还看到晒干的大田鼠,被几个大叔买走了,只听到店家喊价80元一只。谁说人不多,这腿多不?笔直的一路踹着手机盯着脚下的。

image

image

石门回到岔路口,右边是石灶,有个湖;有个几乎谁都会拍的湖的转弯。

image

image

可最喜欢是这些笔直的树顶;和电线杆、路灯合体的树。

image

image

古树。

古树间远眺。

然后想要大图Q群里找群主!

查看全文 >>

缘聚华夏(九)

(2015年更新处,勉为其难,只为完结与纪念。五年一更,不管好不好,总算收尾。)

当然,这个世界本就没有那么顺利,随着能力的提高,去的地方越来越危险,也因身上的好东西越来越多,也引来不怕死的窥视。

有一群劫匪活跃在昆仑一带,埋伏与偷袭,让不少冒险者折戟于此;另还有独行的怪客,欺弱避强也是时有发生。 每次我单独的冒险,依然小心翼翼,带着随机传送符以求遇到危险的时候方便遁走。不过那天我还是见到了卧龙。

卧龙,就是那队土匪的羲陵~建头,一身抢来的装备亮眼的晃着。是他找上我的,一个人。

“你……”

“师妹!”

“呃……”

我没有师父,怎么会有师兄?跑还来得及吗?不过这好像在城里,城里有卫兵,是不让行凶的。

“你不认识我,可是我认识你。我们来自一个地方,喏,这个给你了……”

我的脑袋还在“一个地方”盘旋,下意识的接过东西。卧龙走近了一步,摸摸我的脑袋:

“有麻烦就来找我,我走了,弟兄们还在城外。”

我的眼神从卧龙师兄的背影消失点处离开,看看手上。这是一把弓,一把好弓。直到有一天,遇到一个大猎人。

“你拿着的弓是我的。”

“呃……”

“当初被卧龙他们抢去!”

“呃……”

“算了,在你手上也是缘份,总比在别人那好。”

我无法开口说,劫匪说我是他师妹。反正,劫匪们对我已经变成客气,而连他们一直想设计打劫刀斧手的计划,也在卧龙见我后被搁浅。

我们走过每个地图每个角落,欺负所有的BOSS,我看着双刀飞舞剁着当初虐我的双足乌,跟着欺负陆吾,拉着延维放风,甚至是挑衅闻风丧胆的烛龙;也掠过华夏城的护城河水,赏过轩辕城的雪,吹过昆仑城的风,泡了汤谷的温泉,拜祭女娲庙的先贤,探了伏羲陵,闯了赤水城,在迷宫般的冒险地图中留下脚印,甚至日夜不休的历练,只要是有两个身影。

就这样,我到了41级,可以穿上刀斧手为我准备的衣裙;黄帝迫不及待的召告天下,准备大婚。

那是华夏有记载以来最盛大的一场盛宴,由黄帝证婚,全城庆贺,魔法焰火差点把华夏城炸成了个大坑,迎来送往,说话声都被淹没。

那是我难以忘记的满满地幸福,何德何能得到的众多爱护和痴心相伴。

至此,刀斧手的氏族“缘聚华夏”也到达鼎盛期……

(全文完)

查看全文 >>

广州塔恐高小记

这是一个一直想去,却一直没敢去的地方,然而终究还是去了……

从在黄埔大道的花城汇的边缘,沿着花城广场往南直走,路过维加斯广场(家居城)、花城汇(地下商场)、高德汇,路上吃了一碗面和一份没黑椒味的黑椒牛腩饭,穿过海心沙,到达海心沙码头,搭半小时一班的水上巴士,到达广州塔码头,翻过有轨电车的铁轨,来到广州塔脚。

既然上塔,肯定要去488米的户外观景台,也就是摩天轮之处,这个票价是298元,网上团购一般是9折。在塔脚外围,可以感受到旅游景区的味道——各种兜售摄影的。如网上攻略所说,上塔是不能带危险品(这个都知道)、打火机和液体的,也就是包括自带的饮用水什么的;这类可以放在物品储存区。

登塔电梯每秒5米,带来的直上云霄之冲劲让有小小恐高症的开始有些腿部发软,电梯里一个大个子想抱着他的伙伴以寻找安全感。其实到了107层,在360度全玻璃的观景区,能往脚下看的,才是真正的不恐高……要不看半眼,就算精神上想顶住,脑袋也真的直接给晕了。就这么晕晕转转的跑到摩天轮,那一圈悠悠的摩天轮,对恐高的来说才知道什么叫“度日如年”,连靠边坐下都是一种小小的考验……至于“跳楼机”(极速云霄)那疙瘩,还是算了……虽然就那么一下……

话说,广州塔的360度观景区和摩天轮那都有专门拍照的,说是,觉得好看才买……介于360度观景区其实是背光,低端手机完全无法吃下那个地方,便想回头看专业相机的作品,不过,旁听到前面客户的,360度那50元一张,摩天轮那60元一张,必须5张起购……直接把穷人吓跑,连相片拍的如何都没看了,反正也不是美女……

唔,直到回到地面许久,腿的紧张才算缓解,继而匆匆又从渡轮回到海心沙,索性再一渡轮踏上回程之路;可以说第一次在广州坐水巴,就坐个够了,而且还有点景色。只是,整一天的广州都是灰蒙蒙几乎没出太阳的,可见度不高。

广州塔上中轴线

广州塔上望珠江

广州塔上摩天轮

珠江上广州塔落日

查看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