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花:无声的伤害(美丽不应该以伤害为代价)

其实我一直不喜欢插花,哪怕它很漂亮。

不管植物是否有感觉、是否有思想,它都是有生命的生物。为了自己的非必须之欲,占着自己是灵长类动物,就任性剥夺植物的枝桠,真的好么

然而我并不信佛,也不素食。

为了一时半刻的美,剥夺人工培育的植物本身的生长也就罢了,但随着欲望的增加,加上金钱的控制,于是连野生植物也不能幸免于难。近期,大兴安岭的野生杜鹃花就这么惨遭蹂躏,被采折售卖。

“这种生长在大兴安岭、小兴安岭地区的杜鹃,学名叫兴安杜鹃,又称鞑子香,是黑龙江伊春市的市花。它属于半绿常灌木,冬季叶落休眠,等待来年春天,再度花开。在休眠期将分枝折下来,插入水中,再放进温暖的室内,温度、水分都达到了能够开花的条件,枯枝上的花苞自然就绽放了。

这个“神奇”的过程,不只有杜鹃做得到,桃花、迎春花等的枝条也可以。所以,所谓的“起死回生”并不是什么“奇迹”,而只是商家的噱头。

然而,因为“神奇”的噱头,兴安杜鹃遭到了大量的采伐。

其实,2017年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呼中区就下发了《关于禁止采集和销售兴安杜鹃的通知》,因为野生兴安杜鹃生长缓慢,一年仅长10厘米,泛滥的乱砍伐,严重影响了生态环境。

此外,作为木本植物的杜鹃本身生长缓慢,从播种到第一次开花,需要5-6年;如果长成能让人折下几十厘米的枝条,至少已有二三十年树龄,要想再让它长回去,可没那么快。

呼吁:不要采摘、购买野生植物

图片源自网络。

想在网络上找一些反对插花的资料未果,倒是又找到关于素食和教义的争议“植物也有生命,为什么吃植物就不是杀生?”,虽然是老话题,不过这页辩论感觉相当精彩: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4636245

还有篇科普类文章:
https://zhuanlan.zhihu.com/p/20468140

其实,控制欲望,在面对生命的态度上,自取生存必须,不管吃菜还是吃肉,还是生活,适量、健康就行了。

不要为饱口腹之欲或猎奇去杀生吃珍奇动植物。

不要为饱美色奢华之欲去剥夺别的生物的肢体甚至生命,大到象牙,小到花枝。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勿施于物。

查看全文 >>

科技、人性与环境恶化的竞速

粗粗看完《2017新闻年鉴》,听说2017年整个地球的自然灾害导致损失啥的比2016年增长了60%多,或许未来这个值还会继续增长,受自然灾害影响的会更多,霍金都想赶紧换个星球住了。可这真是自然灾害吗?可能未必吧……解决环境污染,或需要降低人口、降低经济增长、降低不可再生能源的开采和使用——这每个在当前环境看来都不可能实现。那剩下的就是,用可持续低污染的新能源代替不可持续的旧能源,用容易分解的新材料代替塑料泡沫旧材料,有更好的更容易经济实惠并普及的节能减排低碳环保新设备……但这些科技一个都还没能广泛批量的使用并达成目标。所以未来环境问题还只会越发的严重……

不过也可能,还没到地球的恶化环境把人类干的半死不活的时候,人类自己的几个核弹或者各种黑科技武器,加上神奇的人性,极端的利益驱使,就可以奔向动乱与毁灭╮(╯▽╰)╭

说起黑科技,近期看到和小米有点合作关系的云米智能家电,有种:你得多忙多傻多笨到频频需要计算机给你擦屁股才行(ˉ▽ˉ;)...
→ 冰箱:监控里面有多少食物,不足了就提醒主人,并可自动网购。至于提前解冻什么都不是问题……
→ 炒菜时候有电话,手机也可以语音接听啊,为嘛要冰箱接听电话(好诡异,好笨)……若非要半路离开,关火就是了,还要等燃气灶自己关?
→ 若煤气可以远程控制关的话,是不是也可以远程控制开……(有点残念,就如已经实现的通过入侵计算机,把整个小区的智能门锁一次性全部打开之壮观举措)。

或许,人路过亮起的感应灯,下雨时自动关窗,阳光大时自动拉窗帘之类的小科技或更为实用一些;生活还不需要那么智能到“笨”。

查看全文 >>

电影《万能钥匙 The Skeleton Key》影评

想了想标题,还是走豆瓣的风格,用了“影评”字眼,但算不上影评。

这个电影大致就讲无明确宗教信仰的圣母女主去一个偏僻地方给人当护工,中了圈套并逐渐相信了巫术和“祭献”,导致……的悲剧故事。在这个故事一开始就有关剧情非要这么展开就这么展开的BUG,就是这么偏僻孤立的房子,怎么说去就去了呢?作为女生,你难道一点都不会保护自己么?要发“圣母心”也要在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啊!

1、虽然医院什么确实有做生意的味道,但天天都面对死亡,其实也照顾不来那么多,久了在旁人看来都有点“心硬”;女主并不明白这点,而抛弃了安全的实习工作——所以做人做事尽量不要让自己太天真,社会的水很深。

2、自己找实习工作没问题,但在人多的地方找工作不好么,那么偏僻孤立的古屋也敢去——女主“独立”的执念太深,也心大,看没人愿意做那份护理工,她就开始心疼起别人来——回头都没人心疼她啊!——所以偏僻的地方不要随便去,善心也不要随意发。

3、女主没有信仰,所以容易被钻空子;因为那个“祭献”需要信了才有用——所以做人一定要内心强大,要有自己的信仰,不管是自信还是无神论、有神论的,否则会很容易被击垮——不过自信是最可靠的,尤其在洗脑类攻击上。

4、不要随便在别人家乱串,翻看别人家的东西,别说“好奇害死猫”,这本身就是对主人的不尊重——如果觉得这主人有啥不对劲的,那直接离开好了,再不行就报警,也算仁至义尽了。

5、不要把自己当神——女主想着救老头,老头却没叫女主“Run”离开那——不管老头到底怎么想的,反正他是没想救女主,只想自己——女主也完全没能力独自救老头。

6、不要“对外人百般呵护,对家人万分刻薄”——在女主总算察觉事情不对后,第一时间找的不是自己的好友,而是介绍这份工作的律师——这真是让人太不可思议了!于是她丢失了最后逃离的机会。

好吧,没看过电影的可以看看,我相信这里没剧透太多。

查看全文 >>

推荐个老剧《LEGAL HIGH》

先上百度百科:《LEGAL HIGH》(リーガル・ハイ)是日本富士电视台于2012年4月17日播出的电视剧。该剧由石川淳一、城宝秀则执导,堺雅人、新垣结衣等主演。该剧讲述的是官司胜诉率高达100%却性格偏执的律师古美门研介和坦率得有些鲁莽的后辈黛真知子这对“凹凸组合”一起解决疑难案件的故事。 续集《LEGAL HIGH 2》于2013年10月9日首播。

我对其的标签是脑洞大,幽默搞笑,还潜在各种黑;分一、二两部,每部也就10来集,看的轻松。整个剧无关爱情,无关侦探,就是个有点俗气的喜剧,但十分值得围观——小小烧脑。

当前在B站有的看。

查看全文 >>

无冬如花

点题:下面的短文源自游戏《无冬之夜》,里面提到的《无冬莎》已经成“太监”,不能再续。大概2007年左右的文,从wps云文档中翻出,发出以纪念。

----------

首先要抱歉,我盗版了比较潮流的名字“如花”,其实也不是我想的,只是因为我是头上插了一朵花的半兽人。我的出现,大大影响了《无冬莎》的写作进度,但也给其提供了更多的写作素材:反面角色的故事。我的照片和恶劣事迹如下:

在西港的那次战斗中我就杀掉了两个身负重伤的家伙,在那么紧张的时候,难道还要为他们忙碌吗?耽误的时间可能会让更多的人成为重伤者。与其痛苦的活着还不如痛快的结束。离开西港后,遇到凯尔格,刚开始可谓之一拍即合;一路除了清理路障外,还会偶而多些趣事。

走过洛克堡,多了涅西卡女士和艾兰妮女士,也开始频频出现矛盾。我肯定矛盾的起因不在我,要不为什么之前什么都好好的呢?比如高崖那些满嘴口臭的水手们,如果不教训一下他们又怎么可以维护到女士们的名誉?可艾兰妮不高兴,她习惯忍着,可是我不习惯。蜥蜴人洞穴面对着海,风景很不错;喜欢对自己的敌人仁慈的人是看不到这个风景,忽然奇怪游戏设定怎么会把这样的风景对坏人独享?殊不知坏人在这里截图并不会很好看,就只能送上一角。

到沉没酒馆后,我选择加入黑社会,这样会比加入城市巡守队更自由和更刺激:勒索哈根的保护费;腐败巡守队的人心;烧了巡守队的岗哨;帮艾克斯走私武器;杀了卧底……艾克斯是个比较自恋的家伙,自己家里还挂着自己的裸照——用得着吗?自己脱光了照镜子不就是了。另外,我还杀死了在无冬城里的一只狼;这事让艾兰妮五天没有理我。我就纳闷了,废得着发那么大火吗?明知道我是野蛮人,直来直往,想啥做啥的,有什么冲动行为,就不能多谅解一些?我天天在你们的矛盾圈子里做中间人,如果一点唧歪我就生气的话还不被气死?

要想政府不腐败还真是难事:可怜的无冬城主,我拿着你手下官员伪造的议会公文接走了深水城特使,让人家狠狠的欠了坏人们的人情;不过从城主你那跑出来的那个卡沙维没点幽默感,我仅是开个玩笑又不是真动手他都要生气;话说回来,这么老实的人居然也会从你那里跑出来,是不是你也要检讨一下?也亏得艾克斯不希望更多的人来瓜分无冬这块蛋糕,要我去处理了路斯坎人和吉洋吉斯人,还不知道你的城市会乱成怎样。还害我背负谋杀安柏的罪名——我虽然很坏,但还没坏到连猫都不放过;我最多也就是个放走小恶魔……

慢慢跟随我的人越来越多,让我颇有些成就感,还有人和我说听到毕晓普和卡莎维的对话——他们俩从来都没有互相信任过——而毕说卡是“大半时间都不知道自己对女性有啥感觉的圣武士”,希望卡萨维没有爱上我,那样我会受不了的。对于毕晓普,爱不爱随他了,虽然我们是同一类人,但不等于可以在一起。

我最后栽在我的所作所为上……“你的动作已将你的阵营的10点转向邪恶/混乱”。

艾妮兰跟着她的奈汶长老走了;幸好还算够朋友,留下我给她的装备,没让我亏太多。毕晓普虽然在那次和洛尼的决斗前来看过我,说了些容易让人联想的话,但是在幽影攻下十字路要塞的大门的时候,还是头都没回的走了,还带走了我给他买的“黄金之心”(极品弓)。最后捏西卡和葵拉叛变了我——走了葵拉后,我深刻感觉到没有法师的日子是多么的难过:打败了黑伽流士,却打不赢一群幽影王。

那夜的温馨甜蜜没有发生在我身上,最后的荣耀也没有发生在我身上;失去了朋友也失去了人心,连狂暴都无法引发作用,我倒在最后那场应该是赢的战斗里,一切只能留给《无冬莎》。

查看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