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题:下面的短文源自游戏《无冬之夜》,里面提到的《无冬莎》已经成“太监”,不能再续。大概2007年左右的文,从wps云文档中翻出,发出以纪念。

----------

首先要抱歉,我盗版了比较潮流的名字“如花”,其实也不是我想的,只是因为我是头上插了一朵花的半兽人。我的出现,大大影响了《无冬莎》的写作进度,但也给其提供了更多的写作素材:反面角色的故事。我的照片和恶劣事迹如下:

在西港的那次战斗中我就杀掉了两个身负重伤的家伙,在那么紧张的时候,难道还要为他们忙碌吗?耽误的时间可能会让更多的人成为重伤者。与其痛苦的活着还不如痛快的结束。离开西港后,遇到凯尔格,刚开始可谓之一拍即合;一路除了清理路障外,还会偶而多些趣事。

走过洛克堡,多了涅西卡女士和艾兰妮女士,也开始频频出现矛盾。我肯定矛盾的起因不在我,要不为什么之前什么都好好的呢?比如高崖那些满嘴口臭的水手们,如果不教训一下他们又怎么可以维护到女士们的名誉?可艾兰妮不高兴,她习惯忍着,可是我不习惯。蜥蜴人洞穴面对着海,风景很不错;喜欢对自己的敌人仁慈的人是看不到这个风景,忽然奇怪游戏设定怎么会把这样的风景对坏人独享?殊不知坏人在这里截图并不会很好看,就只能送上一角。

到沉没酒馆后,我选择加入黑社会,这样会比加入城市巡守队更自由和更刺激:勒索哈根的保护费;腐败巡守队的人心;烧了巡守队的岗哨;帮艾克斯走私武器;杀了卧底……艾克斯是个比较自恋的家伙,自己家里还挂着自己的裸照——用得着吗?自己脱光了照镜子不就是了。另外,我还杀死了在无冬城里的一只狼;这事让艾兰妮五天没有理我。我就纳闷了,废得着发那么大火吗?明知道我是野蛮人,直来直往,想啥做啥的,有什么冲动行为,就不能多谅解一些?我天天在你们的矛盾圈子里做中间人,如果一点唧歪我就生气的话还不被气死?

要想政府不腐败还真是难事:可怜的无冬城主,我拿着你手下官员伪造的议会公文接走了深水城特使,让人家狠狠的欠了坏人们的人情;不过从城主你那跑出来的那个卡沙维没点幽默感,我仅是开个玩笑又不是真动手他都要生气;话说回来,这么老实的人居然也会从你那里跑出来,是不是你也要检讨一下?也亏得艾克斯不希望更多的人来瓜分无冬这块蛋糕,要我去处理了路斯坎人和吉洋吉斯人,还不知道你的城市会乱成怎样。还害我背负谋杀安柏的罪名——我虽然很坏,但还没坏到连猫都不放过;我最多也就是个放走小恶魔……

慢慢跟随我的人越来越多,让我颇有些成就感,还有人和我说听到毕晓普和卡莎维的对话——他们俩从来都没有互相信任过——而毕说卡是“大半时间都不知道自己对女性有啥感觉的圣武士”,希望卡萨维没有爱上我,那样我会受不了的。对于毕晓普,爱不爱随他了,虽然我们是同一类人,但不等于可以在一起。

我最后栽在我的所作所为上……“你的动作已将你的阵营的10点转向邪恶/混乱”。

艾妮兰跟着她的奈汶长老走了;幸好还算够朋友,留下我给她的装备,没让我亏太多。毕晓普虽然在那次和洛尼的决斗前来看过我,说了些容易让人联想的话,但是在幽影攻下十字路要塞的大门的时候,还是头都没回的走了,还带走了我给他买的“黄金之心”(极品弓)。最后捏西卡和葵拉叛变了我——走了葵拉后,我深刻感觉到没有法师的日子是多么的难过:打败了黑伽流士,却打不赢一群幽影王。

那夜的温馨甜蜜没有发生在我身上,最后的荣耀也没有发生在我身上;失去了朋友也失去了人心,连狂暴都无法引发作用,我倒在最后那场应该是赢的战斗里,一切只能留给《无冬莎》。